导航菜单
刘骥张瀚文相声《好兄弟》台词完整版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0-08-01 12:57:4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相声有新人

刘骥:谢谢,谢谢,谢谢大家热情的掌声,当然掌声要是再热烈一点就更好了,其实来这儿演出,心里特别,这太开心了,为什么呢,好长时间没看着我的搭档了。

张瀚文:还有我的事。

刘骥:上次比完赛以后,回家各忙各的。

张瀚文:都忙。

刘骥:然后昨天又见面,又站到这个舞台上。

张瀚文:是。

刘骥:我当着这么多朋友,我想跟你说句话。

张瀚文:说什么呀?

刘骥:文,我想你。

张瀚文:你稍微控制一下。

刘骥:我想念你的笑,想念你的外套,想念你白色脚底板发黄胶黏的袜子,和你身上的味道。

张瀚文:什么味儿啊?

刘骥:我想念你的吻。

张瀚文:出去,我什么时候亲过你啊?

刘骥:不是,这是套词,这都是一个。

张瀚文:你把这句去了不行吗?

刘骥:我到哪儿,我见了小姑娘也这么说。

张瀚文:你吓我一跳,你这玩意儿。

刘骥:高兴。

张瀚文:高兴是真的。

刘骥:特别开心,为什么呢?压力太大了。

张瀚文:是。

刘骥:多亏了在台上只有他能帮着我,扶持我,支持我,才能走到现在,我们哥俩关系好。

张瀚文:那对呀。

刘骥:用现在人比咱俩关系说不出来,咱拿古人比。

张瀚文:谁呢?

刘骥:咱哥俩关系好比是“羊左之交”。

张瀚文:谁?

刘骥:“羊左之交”。

张瀚文:我们大伙儿好像都不太认识。

刘骥:不太明白,我解释一下。

张瀚文:你得解释。

刘骥:羊左不是一个人。

张瀚文:不是什么?

刘骥:不是一个人,俩人。

张瀚文:哎呀你这个大舌头囔叽的你。

刘骥:你说我大舌头可以,囔叽是什么意思?

张瀚文:就是你说话不清楚。

刘骥:一个人,两个人。

张瀚文:两个“人”,两个“人”。

刘骥:就是一个叫“羊角衰”,一个叫“左伯桃”。

张瀚文:这么俩人。

刘骥:不是现代人。

张瀚文:那是?

刘骥:咧国人,春秋咧国。

张瀚文:别一惊一乍的你,站住了,还有脸乐。

刘骥:兴奋。

张瀚文:列国。

刘骥:咧国。

张瀚文:列,列国。

刘骥:咧国。

张瀚文:你别老晃,你站住了说。

刘骥:我就这么说,男子汉老爷们说话要掷地有声,哥们,我说话后坐力太大了。

(未完)

注:本文来自《影视台词网》逐字整理,如有错误请指正。如需台词Word完整版,请致电18922117562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获取。

新闻动态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0-2016 影视台词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