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陈数靳东郭达话剧《日出》台词剧本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2-05-14 09:23:1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——(剧中人物)
陈白露——在××旅馆住着的一个女人,二十三岁。
方达生──陈白露从前的“朋友”,二十五岁。
张乔治——留学生,三十一岁。
王福升——旅馆的茶房。
潘月亭——大丰银行经理,五十四岁。
顾八奶奶——一个有钱的蠕妇,四十四岁。
李石清——大丰银行的秘书,四十二岁。
李太太——其妻,三十四岁。
黄省三——大丰银行的小书记。
黑三——一个地痞。
胡四——一个游手好闲的“面首”,二十七岁。
小东西——一个刚到城里不久的女孩子,十五六岁
——(第一幕)
陈白露:哦,我又能看见自己了,生的不算太难看,人也不算得太老,一片,两片,三片,那是我,我在数着那些安眠的药片,一粒一粒地数,为的是能让自己死的慢一点,再慢一点,我想这样也许能留住我的灵魂,哦,这是我,是我的眼泪,我的灵魂还在,留住我的灵魂,不要让她跟我一起死去。
方达生:我真想不到,竹均,你居然会。
陈白露:等一等,你叫我什么?
方达生:竹均,你的名字,你不愿意听么?
陈白露:竹均,竹均,仿佛有很多年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,你再这样叫我一遍。
方达生:怎么,竹均。
陈白露:甜的很,也苦的很,你再这样叫我一声。
方达生:竹均,你不知道我的心里头。
陈白露:打住,书呆子,乡下人,我能想象的出你来找我的原本打算,我不让你说出下面的话,抽烟么?
方达生:我不会抽烟,我这个乡下人,噢,可惜我不会抽烟,我也不会喝酒。
陈白露:不会抽烟,也不会喝酒,可怜,你真是个好人,可生活是铁一般的真实,有它自来的残忍,你不懂。
方达生:我是不懂,可是竹均,我一时也不能忘记你的样子,你曾经的生活。
陈白露:我并不甘心那样的生活,我生怕旁人会刺痛我的自尊心。
方达生:竹均,你不知道我的心里头,我这心里头有多么。
陈白露:你这个书呆子,乡下人,没有用的人,他不知道,他这一声一声竹均的叫我,他还心里头。
方达生:对了,心里头,心里头,我就是这么一个人,永远在心里头活着,可是竹均,你看看你先前的样子,你已经忘了你自己是谁了。

(未完)

注:本文来自《影视台词网》逐字整理,如有错误请指正。如需台词Word完整版,请致电18922117562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获取。

新闻动态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0-2016 影视台词网